會員登入 | ‧教育電子報 ‧工作紙下載
〈答李翊書〉(節錄)韓愈 2019.10.29
21941 21941

〈答李翊書〉(節錄)韓愈

(1)吾又懼其雜也,迎而距之,平心而察之,其皆醇①也,然後肆焉。雖然,不可以不養也,行之乎仁義之途,遊②之乎《詩》《書》之源,無迷其途,無絕其源,終吾身而已矣。

(2)氣,水也;言,浮物也。水大而物之浮者大小畢浮。氣之與言猶是也,氣盛③則言之短長與聲之高下者皆宜。雖如是,其敢自謂幾於成乎?雖幾於成,其用於人也奚取焉?雖然,待用於人者,其肖於器④邪?用與舍屬諸人⑤。君子則不然。處心有道⑥,行己有方,用則施諸人,舍則傳諸其徒,垂諸文而為後世法。如是者,其亦足樂乎?其無足樂也?

(3)有志乎古者希矣,志乎古必遺乎今。吾誠樂而悲之。亟⑦稱其人,所以勸之,非敢褒其可褒而貶其可貶也。問於愈者多矣,念生之言不志乎利,聊相為言之。愈白。

 

註解

1. 醇:純正。

2. 遊:遨遊。

3. 氣盛:指文章的思想純正、內容豐富。

4. 肖於器:像一件有固定用處的器物。

5. 屬諸人:取決於別人。

6. 道:道德。

7. 亟:屢次。

 

練習題

1. 試解釋以下畫上橫綫的字詞:(10分)

a. 迎而之  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

b. 不可以不也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

c. 其敢自謂幾于乎  ______________________

d. 諸文而為後世法  ______________________

e. 相為言之 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

2. 試語譯以下句子:(4分)

有志乎古者希矣,志乎古必遺乎今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3. 判斷以下各題的陳述。(4分)

a. 韓愈認為只要文筆好,即使沒有好的內容,都會是一篇好文章。

 正確 / 錯誤 / 無從判斷

b. 韓愈認為寫作時,應該從心出發,不需要顧慮讀者的觀感和看法。

 正確 / 錯誤 / 無從判斷

4. 以下哪個不是韓愈所提出學習古文的態度?(2分)

ΟA. 學習古文要有堅定的決心,不能在意別人的看法。

ΟB. 學習古文要不斷自我反思當中的哲理內容。

ΟC. 學習古文是追求道德的途徑。

ΟD. 學習古人的人值得被稱讚。

5. 文中所言的「氣」指甚麼?韓愈藉此對當時的文學表達甚麼意見?(4分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6. 韓愈認為寫文章與個人道德有何關係?(5分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參考答案

1. a.批駁  b.培養  c.完美  d.流傳  e.姑且

2. 有志於學習古代立言者的人很少了,有志學習古人的人必為今人所棄。

3. a.錯誤  b.無從判斷

4. B

5. 文中的「氣」是指文章的氣勢(1),而氣之盛大與否,當然又取決於平日修養(1)。作者將「氣」和「文」聯繫起來加以論說,將文氣具體化為「言之短長與聲之高下」(1),批評當時駢文的句式單調刻板,從而推崇講求節奏、聲調之美的古文,具更能切合文章的內容(1)。

6. 作者在文中的開首就以身作則,說明自己窮一生之志,在《詩》《書》追求仁義道德(1)。作者認為較高的道德修養是為文的前提(1),因為道德是文章的核心(1),而文章則是道德的載體(1),為作文是為了明道,所以要強調作者以道德修養(1)。

 

語譯

  我又擔心文章中還有雜而不純的地方,於是從相反方向對文章提出詰難、挑剔,平心靜氣地考察它,直到辭義都純正了,然後才放手去寫。雖然如此,還是不能不加深自己的修養。在仁義的道路上行進,在《詩》《書》的源泉里暢游,不要迷失道路,不要斷絕源頭,終我一生都這樣做而已。

  文章的氣勢,就像水;語言,就像浮在水上的東西;水勢大,那麼凡是能漂浮的東西大小都能浮起來。文章的氣勢和語言的關係也是這樣,氣勢充足,那麼語言的短長與聲音的揚抑就都會適當。雖然這樣,難道就敢說自己的文章接近成功了嗎!即使接近成功了,被人用時,別人能得到甚麼呢?盡管如此,等待被人採用的見解,難道就像器具一樣嗎?用或不用都取決于別人。君子就不這樣,思考問題本著仁義原則,自己行事有一定規範,被任用就在人們中推行道,不被用就把道傳給弟子,把道借文章流傳下去為後世效法。像這樣,是值得高興呢,還是不值得高興呢?

  有志於學習古代立言者的人很少了。有志學習古人的人,必為今人所棄,我實在為有志於古的人高興,也為他悲傷,我一再稱讚那些有志學習古人的人,只是為了勉勵他們,并非隨意表揚那些可以表揚、批評那些可以批評的人。向我問道的人有很多了,想到你的意圖不在於功利,所以姑且對你講這些話。韓愈言。

 

文:時光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