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入 | ‧教育電子報 ‧工作紙下載
《列子.說符》(節錄) 2019.10.25
21912 21912

《列子.說符》(節錄)

(1)魯施氏有二子,其一好學,其一好兵。好學者以術干①齊侯;齊侯納之以為諸公子之傅。好兵者之楚,以法干楚王;王悅之,以為軍正②。祿富其家,爵榮其親。

(2)施氏之鄰人孟氏,同有二子,所業亦同,而窘於貧。羨施氏之有,因從謂進趣之方。二子以實告孟氏。孟氏之一子之秦,以愆干秦王。秦王曰:「當今諸侯力爭,所務兵食而已。若用仁義治吾國,是滅亡之道。」遂宮③而放④之。其一子之衞,以法干衞侯。衞侯曰:「吾弱國也,而攝乎大國之間。大國吾事之,小國吾撫之,是求家之道。若賴兵權,滅亡可待矣。若全而歸之,適於他國。為吾之患不輕矣。」遂刖⑤之而還諸魯。

(3)既反,孟氏之父子叩胸而讓⑥施氏。施氏曰:「凡得時者昌,失時者亡。子道與吾同,而功與吾異,失時者也,非行之謬⑦也。且天下理無常是,事無常非。先日所用,今或棄之;今之所棄,後或用之。此用與不用,無定是非也。投隙⑧抵⑨時,應事無方,屬乎智,智苟不足,使若博如孔丘,術如呂尚,焉往而不窮哉?」孟氏父子舍然無慍⑩容,曰:「吾知之矣,子勿重言!」

註解

1. 干:追求,求取,此處指追求職位俸祿。

2. 軍正:軍隊中掌握法律的官職。

3. 宮:古代酷刑之一,閹割男子的生殖器。

4. 放:驅逐。

5. 刖:粵音同「乙」,古代的一種酷刑,將腳砍掉。

6. 讓:責讓,責備。

7. 謬:錯誤。

8. 隙:機會。

9. 抵:到達。

10. 慍:憤怒不平,怨恨。

 

練習題

1. 試解釋以下畫上橫綫的字詞:(4分)

a. 同有二子,所亦同    ___________________

b. 若全而歸之,於他國   ___________________

2. 試語譯以下句子:(3分)

當今諸侯力爭,所務兵食而已。若用仁義治吾國,是滅亡之道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3. 魯國施氏的兩名兒子跟孟氏的兩名兒子所學相似,但四人的遭遇有何不同?(4分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4. 為甚麼秦王及衞侯不接納施氏二子,反而施以刑罰?(4分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5. 試從文中摘錄一句原文,概括本文的中心思想。(2分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6. 下列何者為不正確?(2分)

ΟA. 好兵的孟氏之子被施以刖刑。

ΟB. 好學的孟氏之子被斬首。

ΟC. 好兵的施氏之子被任命為軍正。

ΟD. 好學的施氏之子被任命為公子之傅。

 

參考答案

1. a. 從事   b. 往

2. 當今各諸侯國都是兵力相爭,應該重視的就是練兵和糧草的問題。若用仁義道德來治理國家,那是滅亡的辦法。

3. 施氏二子一人好學,一人好兵,好學的以學問得到了齊王的錄用(1),好兵的以兵法得到楚王的錄用(1),他們二人都得到榮華富貴。孟氏二子也是一人好學,一人好兵。但好學的求職於秦王,卻遭受宮刑(1)。好兵者求職於衞侯,卻遭受了刖刑。二人欲求富貴,卻下場慘淡(1)。

4. 秦王之所以不接受孟氏之子的建言,是因為他認為列國爭霸,務求兵食足夠,以力勝人,若行仁義之道,反遭滅國,因此他對孟氏之子實行宮刑(2)。衞侯之所以不接受另一孟氏之子的建言,是因為他認為弱國不應輕易言兵,輕易言兵是滅亡之道,加上若將孟氏之子放走,會成為後患,因而對之實行了刖刑(2)。

5. 凡得時者昌,失時者亡。

6. B

 

語譯

  魯國一家姓施的有兩個兒子,一個兒子喜好學問,一個兒子喜好兵法。喜好學問的用他的學術求職於齊國的國王,齊王錄用了他讓他當兒子們的老師;喜好兵法的去了楚國,憑他的兵法戰術求職於楚國國王,楚王欣賞他讓他當了軍中的執法官。他們的俸祿使得他們的家庭富裕,他們的爵位使得他們的親人都很榮耀。

  姓施的鄰居有一家姓孟的,同樣也有兩個兒子,他們所從事的職業也相同,但是卻因貧窮而困窘,羨慕施氏的富有,因此就前往請教求職的辦法。(姓施的)兩個兒子將(自己求職的)實際情況告訴了孟家。

  孟家的一個兒子去了秦國,用自己的所學求職於秦王,秦王說:「當今各諸侯國都是兵力相爭,應該重視的就是練兵和糧草的問題。若用仁義道德來治理國家,那是滅亡的辦法。」於是將他閹割後才放走。

  另一個兒子前往衞國,用自己所學的兵法求職於衞國國王,衞國國王說:「我是弱小的國家,在那些大國的威懾操控之下求存。大國我服從聽命於它,小國我安撫(友好相待)他們,這才是求得安穩的辦法。如果憑藉武力權術,滅亡馬上就要臨頭了。你這樣完好地走了,投奔到大國的話,將會給我造成的禍患不小啊。」於是把他的膝蓋骨切去後遣還魯國。

  (他們)回家之後,孟家父子捶胸(頓足)地責怪施家。施家的人說了:「凡事順時者昌,失去時機的就失敗。你們的職業和我們相同,但是使用的方法和我們不同,(是你們)沒有掌握住時機啊,不是職業的錯誤。況且天下的道理不會永遠是這樣就對,也不會永遠那樣就錯的。昨天所需要的,今天可能就不需要了;現在不需要的,今後可能就有用了。這有用和沒用,不能確定誰對誰錯的。把握時機跟上形勢,應對時勢沒有固定不變的方法,這屬於機巧。機巧如果不夠,就算是你的學問像孔丘一樣淵博,本事跟呂尚一樣大,哪里就能無往而不勝呢?」孟家父子豁然明白不再生氣了,說道:「我知道了,您不要再說了。」

文:何震鋒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