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入 | ‧教育電子報 ‧工作紙下載
〈駁復仇議〉(節錄)柳宗元 2019.04.30
21001 21001

文言文閱讀理解

〈駁復仇議〉(節錄)柳宗元

  臣伏見①天后時,有同州下邽人徐元慶者,父爽為縣吏趙師韞所殺,卒能手刃父仇,束身歸罪。當時諫臣陳子昂建議誅②之而旌③其閭④;且請「編之於令,永為國典」。臣竊獨過之。

  臣聞禮之大本,以防亂也。若曰無為賊虐,凡為子者殺無赦。刑之大本,亦以防亂也。若曰無為賊虐,凡為理者殺無赦。其本則合,其用則異,旌與誅莫得而並焉。誅其可旌,茲謂濫;黷刑甚矣。旌其可誅,茲謂僭;壞禮甚矣。果以是示於天下,傳於後代,趨義者不知所向,違害⑤者不知所立⑥,以是為典可乎?蓋聖人之制⑦,窮理以定賞罰,本情以正褒貶,統於一而已矣。

  向使刺讞其誠偽,考正其曲直,原始而求其端,則刑禮之用,判然離矣。何者?若元慶之父,不陷於公罪,師韞之誅,獨以其私怨,奮⑧其吏氣,虐於非辜,州牧不知罪,刑官不知問,上下蒙冒⑨,籲號不聞;而元慶能以戴天⑩為大恥,枕戈⑪為得禮,處心積慮,以衝仇人之胸,介然⑫自克,即死無憾,是守禮而行義也。執事者宜有慚色,將謝之不暇,而又何誅焉?

  其或元慶之父,不免於罪,師韞之誅,不愆⑬於法,是非死於吏也,是死於法也。法其可仇乎?仇天子之法,而戕⑭奉法之吏,是悖驁⑮而凌上也。執而誅之,所以正邦典,而又何旌焉?

 

註解

1. 伏見:看到,舊時下對上有所陳述時的表敬之辭。

2. 誅:處以死罪。

3. 旌:表彰。

4. 閭:裏巷的大門。

5. 違害:避開禍害。

6. 立:立身行事。

7. 制:制定,規定。

8. 奮:施展。

9. 蒙冒:蒙蔽,包庇。

10. 戴天:頭上頂着天,意即和仇敵共同生活在一個天地裏。

11. 枕戈:睡覺時枕着兵器。

12. 介然:堅定的樣子。

13. 愆:過錯。

14. 戕:殺害。

15. 悖驁:桀驁不馴。


練習題

1. 試解釋以下畫上橫綫的字詞:(8分)

a. 束身歸罪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b. 臣竊獨過之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c. 趨義者不知所向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d. 向使刺讞其誠偽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2. 試語譯以下句子:(4分)

誅其可旌,茲謂濫;黷刑甚矣。旌其可誅,茲謂僭;壞禮甚矣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3. 根據〈駁復仇議〉,在下面的橫綫上填寫適當的內容。(6分)

文章針對陳子昂的〈駁復仇議〉有感而發的,柳宗元認為陳子昂對於

i. ___________這件案的觀點是ii. ___________,造成混亂。柳宗元引經據典,提出iii. ___________兩者「其本則合,其用則異」,一定程度上暴露和批判了吏治黑暗和官官相護的社會現實。

 

4. 判斷以下各題的陳述。(6分)

a. 作者認為徐元慶為其父報仇而殺人,不應該被處之死刑。

正確 / 錯誤 / 無從判斷

b. 作者認為官吏違法殺人應當受到懲處。

正確 / 錯誤 / 無從判斷

 

5. 以下哪項不是柳宗元在文章表達的主張呢?(2分)

○A. 禮和刑的目的殊途同歸,都是為了防亂。

○B. 處理案件時只能從刑和禮之間二選一者,不能兩者兼用。

○C. 聖人制定禮法,是因應事物的道理來規定賞罰。

○D. 在任何的情況下也不容許殺人。

 

6. 柳宗元提出了甚麼論點來駁斥「議誅之而旌其閭」的不合理?(6分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7. 承上題,試說明柳宗元在文中的議論技巧。(5分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 

參考答案

1. a. 自首 b. 個人認為 c. 追求正義 d. 審理判罪

2. 處死可以表彰的人,這就叫亂殺;這樣濫用刑法太過分了。表彰應當處死的人,這就是過失;這樣把禮制破壞得太嚴重了。

3. i. 徐元慶為父報仇 ii. 自相矛盾的 iii. 禮義和法律

4. a. 無從判斷 b. 正確

5. D

6. 柳宗元認為「既誅殺又褒揚」是自相矛盾(1)。首先,禮與刑的基本作用都是為了「防亂」,但在實行上,「旌」與「誅」不可並用(1)。他認為如果元慶之父罪本當誅,則「師韞之誅」,完全合法,元慶報仇則不應被褒揚,說明了犯罪的行為應誅死,不應該給予褒揚(2);相反,如果元慶之父並未犯下死罪,則「師韞之誅」,必然違法,元慶因此而報仇,是守禮行義,當以表彰;說明了元慶的行為值得褒揚,就不應該判他死刑(2)。

7. 本文屬於議論文中的駁論(1)。文章開門見山,一開始就直接引出陳子昂「建議誅之而旌其閭;且請『編之於令,永為國典』」的觀點(1),緊接旗幟鮮明地表達自己對這個主張是錯誤的,是「竊獨過之」,論點鮮明,簡潔有力(1)。然後層層推進,推究事實,對徐元慶之父案從正反兩個方面進行反駁(1),說明了「誅」和「旌」是矛盾的,不能同時施加在同一個人身上,進一步增強了文章的說服力(1)。

文:龍
TOP